cxxxw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为妃 > 第三百九十八章 翻过年来讨媳妇儿
    苗疆泥潭的入口处,有四名侍卫骑马在等待,他们是在接应,接应独自一人入泥潭的玥郡王郑少昊,当时他们也想跟进去的,但是玥郡王郑少昊却阻止了他们,告诉他们他手上只有那么一件装备,其他跟进去的人都会死。

    而现在,看着高速疾驰而来的郑少昊,那四名侍卫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追在郑少昊身后的那个东西,实在是太恐怖了。

    “打开。”郑少昊远远的已经叫出了声,临行前拿着郑少昊大氅的一名侍卫立刻展开了手中的大氅,几乎是一瞬间,郑少昊便从身后甩来了一个人形,侍卫几乎是本能用大氅将那人形裹住,而马背上一放,而原本就因为泥潭神兽迫近而混乱的马匹们立刻就骚动了起来,几乎是本能的往外跑去。

    “走!”郑少昊腾身而起,轻功完全没有受到泥潭的影响,在他翻身落在马背上之后,脚的两个物件也被取了来,挂在马背上,不再碍事。

    得了郑少昊的命令,五匹马飞速的奔跑起来,身后那巨大的野兽还在追逐,所有的人都顾不上多言。

    泥潭神兽最后奋力的一扑,却只能堪堪的碰到一匹马的马尾,在它的前爪落在干燥地面的一瞬间,它几乎是本能的后退了一步,而就是这样的本能反应,让它错失了逮捕猎物的最佳时机,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堆美食疾驰而去。

    只吃了两条腿,连一半的肚子都没有填饱,不知道那些奇怪的东西会不会再送供奉上来,只是那些东西也太傻,每次给它送来的都是那种软趴趴会惊叫会流泪的猎物。他们就不会送一点像刚才那样的猎物来吗?

    泥潭神兽再次恢复了懒洋洋的模样,缓缓的往泥潭深处爬去,因为数量的稀少和外貌的恐怖,它是苗疆异族人供奉的神兽,只是它实在厌烦了吃那些人供奉上来的女子,一次,还是吃那些送供奉的人来吧。

    泥潭神兽在心里点点头。准备迎接自己一顿美食。

    而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策马向京城赶去的玥郡王郑少昊。在途经围剿大营外围的时候,暂停了,出示了自己的身份。借用了大营的军医,在军医一脸恐惧的给出他意料之中的答案之后,他让军医尽力将郑显弄的能看一些,随后他将身边的一个布包交给了与军医一同前来的谋士。

    “既然洛日城里都是叛军。便炸了吧。”郑少昊的语气淡淡的,谋士在翻看了自己手中的布袋之后却觉得有些腿软。这是霹雳弹!

    谋士觉得自己捧着一个巨大的恐怖的无法形容的东西,他生怕一个不注意,这个布包便会炸裂开来,玥郡王的霹雳火炮的名头reads();。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郑少昊却懒得理会那谋士的模样,等到郑显被收拾的差不多之后,他继续让人用大氅裹着郑显赶路。车驾什么的太拖时间,他没有那个时间。

    当郑少昊离开洛日城很远之后。剧烈的爆炸声才响了起来,相较于近距离的地动山摇,现在也不过是吵闹了一些,郑少昊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快马加鞭的往京城赶去。

    似乎是被声音吵醒,原本只剩一丝气息的郑显缓缓的睁开了一半的眼睛,在他还是恍惚间的时候,身的剧痛已经向他侵袭而来,这样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他几乎是本能的就握紧了拳头。

    “啊~~~啊啊啊啊~~~”

    将郑显捆缚在后背上的侍从因为郑显的这声哀嚎而了一跳,差一点便晃马背,原本埋头赶路的郑少昊示意其他人不用停继续赶路,他只是微微侧过了头,看着一脸痛苦的郑显,郑显的瞳孔已经有些放大,显然又要失去意识。

    “三皇子,郑显。”郑少昊开口,声音在郑显的耳边拂过,清晰明了,而原本已经要失去意识的郑显却立刻拉回了一丝神智,几乎是本能的抬头看着郑少昊:“为……什么……”

    明明你能救我的,为什么生生的看着我被那野兽咬去血肉。

    “当你把谋算放在文四小姐身上的时候,你就应该预料到自己会落得如今的场。”郑少昊将自己原本想要告诉郑显的话一字一顿的说完之后,他突然觉得自己神清气爽起来。

    “驾~~~”

    郑少昊打马上前,没有再理会郑显,而在马匹上被颠簸的厉害,不过是靠回光返照的缘由精神一点的郑显则在一瞬间又失去了意识。

    文四小姐?那是谁,不认识……仪华,仪华,你在哪里?我好痛,我好痛。

    三皇子郑显,于毅德四十三年叛国,同年八月被玥郡王追捕归朝,却终因伤势过重,于十一月死于宗人府,年二十八。

    洛日城苗疆异族人叛乱平定,围剿大军深入苗疆,清缴了剩余的苗疆异族人,最终得以逃亡者不出十人,皇帝于西南的心腹大患得以清缴,玥郡王郑少昊受封赏,升为玥亲王。

    回京之后的郑少昊在将郑显交于宗人府之后,又托太子郑铭将虎符归朝,无事一身轻的他在接旨领亲王位份之后,进宫向皇帝陛请旨新府。

    皇帝原本就打算为郑少昊安排亲王府邸,毕竟翻过年来郑少昊便要成亲了,喜事总是要配新房的,郑少昊家里又没有正经的长辈,少不得皇帝陛与太后要多操心一些,而之前礼亲王留来的家眷,郑少昊便表示郡王府可以由他们居住,但是每月必须要交租金,若是阖府上不闹事,郑少昊不介意每月为他们支付各种月银。

    什么叫闹事,自然是郑少昊看的顺眼的便不是闹事,看不顺眼的便是闹事,一交一放,两者抵消之后,礼亲王留的家眷只能在郑少昊的鼻息生存,每月捧着百两的银子维持着一府的生计,还要对郑少昊感恩戴德,否则就是恩将仇报。

    郑少昊收拾好了亲爹留来的麻烦,收拾好了自己的新府邸,翻过新年,他准备好了聘礼,上了文府的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