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xxw > 都市小说 > 极品仙师 > 第479章 说起来你还得谢谢我呢
    这就是周鹏?黄景耀随着文玲的惊呼,再次认真打量了那个大帅哥几眼,眼中也闪过一丝苦笑。

    若是想让周鹏和文玲见一见,这对他很容易,以李家的能量,不管是直接把周鹏抓过来,还是掌握对方行踪后安排一场巧合偶遇,这都不叫事,就是因为从李正勋口中得知周鹏在坑了文玲一次后,早有了其他女人,黄景耀才放弃了那打算,却没想到自己没主动安排,却让这两位真偶遇了。

    蔚山市大么?很大的。

    这是整个韩国六个广域市里最大的一个,所以街头上偶遇,概率很低。

    但怎么说呢,从李正勋打探来的消息里,周鹏不止有了新欢,而且那个新欢还是一个有钱的女人,周鹏过去后就是吃软饭的姿态,此刻看一眼那个大帅哥,不止一身行装从上到下都充满了名贵气息,手腕上一块腕表也价值不菲。

    这一对男女手里还都提着不少袋子,大袋小袋不少物品,这里则是蔚山广域市最知名最繁华的商业街之一,左右不乏各种顶级品牌专卖店等等,从服装到珠宝乃至首饰应有尽有。

    难道这就是周鹏傍上了他身侧的富家女后,对方带着他来这里置办衣装?

    虽然这只是一个猜测,可思绪闪动后黄景耀也变的更无奈起来,不管什么原因,此刻让文玲见到对方这幅状态,绝对不算好事,以毒攻毒,这毒性也太猛烈了些吧?

    黄景耀猜测里,和周鹏挽着手行走的那女子也突然开口,一串韩语讲出,黄景耀听不懂,周鹏也急忙以韩语应对。

    两人说话间还不断看着文玲,眼神有着各种微妙的反应,还对黄景耀多看了几眼。

    尤其是那女子,在看向黄景耀时一开始眼中只有诧异。随后越来越鄙视,哪怕听不懂对方说什么,可基本的表情神态,黄景耀却看得明白。

    他很想问一下对方在说什么。就是看了眼文玲后,他没有真的开口问询。

    反倒文玲在对方言语中俏脸神色接连变幻,变幻到最后才发出一声神经质的笑声,大声对着周鹏质问,周鹏却挤出一脸苦涩和忧郁。没说什么,只是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文玲。

    文玲再次神经质的大笑,笑着笑着才突然收敛所有情绪,只是平静的对黄景耀道,“黄校长,他说的是我原本是他初恋女友,却因为贪慕虚荣甩了他,傍上了你……”

    黄景耀都瞪直了眼,再次上下打量周鹏几眼,眼中全是佩服。

    是的。知道这是一个渣男,但在突然偶遇后对方能讲出这样一短话,还是足以让人惊叹。

    他终于理解了陪着周鹏的女人刚才用那种眼神看他的原因了,同样理解了周鹏故作出的忧郁表情的来源。

    “校长?文玲,你新找的竟然是什么校长,咱们国内的?呵,还真是不错啊,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也算放心了,一开始我觉得你这时候正在南蔚派里呢。却白担心了,难道是这个校长替你还了债?哥们,你不错啊,有那么多钱找什么样的不行。非要找我的破鞋?”

    黄景耀还在惊叹,周鹏却再次开了口,他这次开口,言语内容和神态表情,简直是两个极端。

    真正的话语内容他讲的是普通话,听起来足以让人恨不得括他一耳光。可他的语气却是充满了悲情,伤感,忧郁。

    这段普通话讲完,他又急忙转用韩语对身侧的女人开口。

    一串话下来,文玲突然笑了,平静笑着对黄景耀道,“校长,他对她说的是,刚才他在求你对我好一些,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照顾我。”

    “……”

    碰上这么个极品,黄景耀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古怪的看了文玲一眼,“你没事吧?”

    他听出文玲的语气神态有些平淡的不像话了。

    文玲这才低声道,“一开始我真的很难受,可现在只觉得很可笑,特别可笑,怪我当初太傻,不过我没事,再差也不会被那些人抓起来的时候差了。真的,刚被抓起来,知道他是欠了赌债而不是奶奶得了绝症没钱治疗就会死的时候,我都想过自杀的,只是那些人不让我死,阻止了我一次,我没死掉也就看淡了一些。”

    “现在更是感觉太可笑了,我竟然会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去死过。”

    文玲的声音依旧不大,言语中的平静却让黄景耀听得心酸,更明白对方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而是那些都是事实。

    这丫头被黑帮抓了后,不曾受到虐待,也没怎么被骚扰,原因还真不是那些黑帮成员多么知道规矩,真守规矩当初就不会在收了一百万后继续勒索了,对上这样一个大美女,还是孤身在异国他乡求学,他们没有虐待骚扰,只是因为文玲自杀过,不敢再做其他事刺激她,一旦再刺激,这丫头继续寻死,他们就赔大了。

    认真看了文玲几眼,发现她虽然语气太平静,双眸中的确有了一丝解脱似的恍悟,不再像以前那样呆板,恢复了一丝神采,黄景耀才再次松了一口气。

    以毒攻毒,毒性太猛烈未必有用,因为他怕文玲承受不住,现在看来对方承受能力还是有一些的,事情似乎也开始向好的方面发展了。

    “吓唬谁呢?你自杀过?我怎么听说你好吃好喝过得挺不错的?”就在这时,对面的周鹏再次开了口,还是讲的普通话,表情神态都没有之前那种伪装出来的悲伤和忧郁了,而是自然流露出了一些不信任,顿了一下才又道,“文玲,你也别说的那么好听伟大了,难道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回心转意?”

    这一次他语气中也多了一丝傲然,“你家里情况就那样,我还能不知道?不是你家人的男人,一下拿出上百万救你,又能图什么?还不就是你年轻漂亮?咱们两个谁也不说谁了行不?从今天起就当不认识,我过我的,你过你的,我不打扰你,你也别坏我好事。”

    对文玲说完这番话,他才看向黄景耀,“哥们,你这上百万花的也算值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大美女,还是大学生呢,你虽然年纪大点,但我也帮你调教好了,说起来你还得谢谢我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