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xxw > 穿越小说 > 步步惊唐 > 第0094章 擒贼擒王
    头戴斗笠,遮住了半边脸的卢兆义,刚刚走到曾府后门,就见一个大汉倚在小巷的墙边,他眼角嘴边分别透出讥讽的笑意。

    “卢兆义,现在想走?晚了点。”

    “你是何人?”卢兆义停下脚步,右手慢慢地摸向腰间。

    “某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老板要找你讨点旧账。”

    锵!卢兆义突然拔刀,脚下小步疾进,大刀狂劈而去,一时劲风四射,杀气激荡。当!伍轩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出刀,横挡,火星四溅的刹那,伍轩再次拖刀一送,竟以刀使出一招抢攻,直刺卢兆义的胸口,卢兆义顿时被逼得连退数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第一招卢兆义就落了下风,这让他心头大震,口中发出一声大吼紧接着又疾扑而上,刀光如电,奋力连劈出三刀,刀刀摧山裂石。

    “来得好!”伍轩连连格挡,连退数步,等卢兆义三刀尽老,他突然暴吼一声,右脚一挫,以卢兆义想不到的一个角度,揉身向前一冲,狂刀如怒,杀气凭陵。他一刀紧接一刀的劈出,刀势迅疾得只见刀影重重,无法辨别虚实;同时又如惊涛翻腾无休无止,每一刀都挟着雷霆万钧之威,仿佛每一个都是真实的所在;

    卢兆义大骇,凭着多年闯荡的经验与本能,集聚所有的感官,奋力连挡了近十刀之后,气血翻涌,强压心口那口血;虎口也阵阵发痛似要裂开,几乎连刀都握不稳。死亡的威胁,第一次离他这么近!

    当!最后一挡,卢兆义手上的大刀禁不住那泰山压顶似的力道脱手飞去。

    呼!伍轩一转刀口,以刀身重重地拍在卢兆义的肩上。

    “啊!”卢兆义肩骨被拍碎,整个人拍得跌坐在地上,早已冲到喉头的那口鲜血再也压抑不住,喷薄而出,脸色由潮红转为灰青。愈发映衬着嘴边的血色刺眼,整个人颓败不已。

    “卢当家的,承让了!”伍轩收刀,轻吁了一口气。卢兆义是重要人物。不能擒住他,证据链条上就缺了很重要的一环。

    来的时候,李昂就交待他,别的不要管,只要负责擒住卢兆义就行。

    在曾家的大院里。李大郎君靠着板砖把曾应凡身边两个高手砸得抱头鼠窜之后,冲上去猛抽胖得跟不倒翁似的曾应凡,直抽得曾应凡屁股上鲜血淋漓,惨叫不绝。

    李昂一点也不手软,这厮两度派人暗杀俺,先要点利息回来再说。

    “说,卫忠贤在哪里?不说老子抽死你!”趁官差还没到,李昂开始逼供。

    卫忠贤是非常关键的人物,李昂当然希望尽快找到这个人。这次官司会很大,剑南节度使很可能会亲自插手。甚至可能惊动长安朝堂。在这种情况下,证据链自然是弄得越齐全越好。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啪!又是一棒狠狠地抽下去。一向高高在上,对别人呼来喝去的曾应凡被抽得像狗一样在地上拼命爬着,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听得人毛骨悚然。

    “他娘的,到现在你还在装蒜,看老子不抽死你!”李昂大骂着,又是一棒抽下去。

    “嗷!某…….某真的不知道……啊!”

    赶进来的公孙靖宇,见李昂像抽打肥猪一样,很过瘾。立即兴奋地喊道:“大哥,让某来!让某来!”

    公孙小郎君撸起袖子,拿着马鞭一通猛抽,抽得曾应凡满地打滚。到处乱爬,“他娘的,敢坑你阿耶,你外甥女呢?某日你外甥女的………”

    “贤弟!贤弟,你别打岔,你已经日过人家的外甥女了。让为兄先问。”

    “哦哦,好!大哥,你问,某抽……靠,某尿急,先撒泡尿。”公孙靖宇说着就拉下裤头,对着曾应凡就喷。曾应凡身上满是伤口,公孙靖宇这泡尿金黄金黄的,就跟在伤口上撒盐似的。

    这厮净捣乱,李昂把他扯到一边,然后一脚踩在曾应凡的脖子上,冷冷地问道:“卫忠贤在哪里?”

    “某………呜呜…….某真的……不知道。”

    李昂再次加力,踩得曾应凡舌头直往外伸,两眼鼓起,然后冷声说道:“你的罪行已经足够判死刑了,不要心存侥幸,说出来,你可以少受些活罪。”

    “某真不……….”

    “公孙贤弟,还有尿吗,他口渴了。”

    “啊!这…………”公孙靖宇十分后悔,他的黄汤都撒完了,他灵机一转,对四周的手下大喊道:“你们都过来,曾东家渴了,本郎君限你们每人立即给曾东家一泡尿,哈哈哈……”

    那些手下有的还在追打曾家的人,听了公孙靖宇的叫喊,纷纷跑过来解开裤头,一条条水柱,顿时直倾曾应凡嘴里……

    “说还是不说?”

    “咳咳………咳咳咳……

    就在这时,益州府的官差赶到了,拿着水火棍哗啦地冲进来,带队的是益州府的法曹参军唐近岳,他脸色有些阴沉,冲着李昂他们大喝道:“住手!住手!”

    公孙靖宇一见他那张臭脸,顿时不爽了,立即阴阳怪气地冷笑道:“吠什么吠?你看到我们动手了吗?”他说着大脚踢在曾应凡身上,“给本郎君踢!”

    公孙靖宇那些手下,也纷纷动脚,对着死猪一样的曾应凡猛踢,一边踢一边哈哈地笑道:“我们没动手!”

    “是啊,我们自始至终就没动过手!”

    “哈哈哈……….”

    唐近岳脸色越来越黑,李昂和公孙靖宇虽然派人去通报益州府了,但不等官府来人,就越俎代庖,这是对他们严重的蔑视,也是对大唐律法的践踏。

    问题是,公孙靖宇的背景他非常清楚,连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平时对公孙靖宇的所作所为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他一个益州府法曹参军,气归气,又能怎么样?

    李昂对他说道:“唐法曹。曾应凡里通外国,勾结吐蕃劫杀犀浦上溪村方家四十多人,派人行刺当朝吏部公孙侍郎家的小郎君,又指使手下纵火焚烧邛州万芳楼。至七死数十伤,罪行滔天。若不是我等先行拦住凶徒,以唐法曹的行事速度,恐怕凶徒早就逃之夭夭了。”

    唐近岳应道:“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缉拿凶手。这也是官府的事,岂能由尔等擅自破门而入拿人?你们眼里还有王法吗?”

    “唐律疏义上哪条说民众发现罪犯后,不准捉拿送官了?”

    唐近岳被李昂驳得一时答不上话来。一般而言,民众在街上发现盗贼,扭送官府是很正常的事,从这一点上来说,李昂他们的做法是行得通的。

    不过…….唐近岳还是觉得有些不对,李昂多少有偷换概念之嫌。

    最终被打了个半死的曾应凡等人,由唐近岳带回了益州府衙。

    一时间,百汇通柜坊的东家里通外国。谋财害命,行刺吏部公孙侍郎,火烧邛州别驾的事情,顿时让整个成都城为之哗然。

    坊间热议纷纷,有的说曾应凡罪大恶极;也有的人怀疑这是公孙靖宇在报复曾家,从而串通各级官员捏造出来的事实,因为前些天曾家才把公孙靖宇给告了。

    但不管如何,百汇通柜坊的各个分号都迅速被查封了。此举引发了不小的风波,存钱在百汇通柜坊的人,听说柜坊被封后。纷纷前来挤兑,人数多达三四百,不少还是官宦之家,最后一齐闹到益州府衙来。群情鼎沸,弄得益州府焦头烂额。

    ***

    合江亭,这是锦江和府河在成都城内的交汇处,自古便是繁华之地。自合江亭放舟东去,可通过岷江入长江直达万里东吴。

    在合江亭北岸,有处公孙家的别业。现在已经被公孙靖宇“卖”给了大唐无双盐业公司,成为了大唐无双盐业公司成都分公司。

    这实际就是公孙靖宇用来入股的,因为大唐对官员及其家属经商管制极严,对外肯定不能说是入股。李昂不是官员,但还是挂着黄四娘的名在经营呢。

    在别业后园的白石亭上,刘盼盼和南宫紫烟两位绝色佳人且歌且舞,李昂和公孙靖宇对坐而饮。阳春三月的东风,轻轻地吹拂着白石亭外的杨柳,池边一树桃花倒映在绿波中,这柳绿花红的春景让人醉。

    “大哥,这次太痛快了!干!”公孙靖宇举杯一饮而尽。

    李昂哈哈大笑,带着三分酒意击碗而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公孙靖宇立即跟着乱吼:“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兄弟俩瞎吼了一通,李昂抱过南宫紫烟恣意轻怜一番,才哈哈笑道:“这次确实是痛快!我就喜欢这样直捣黄龙,紫烟,你说呢?”

    南宫紫烟听了,脸色微微发红,她虽然不知道黄龙是什么意思,但李昂那坏坏的眼神足以让她产生丰富的联想,对此,她是又爱又怕……

    “贤弟,爽完了,还有不少事情要做。曾应凡能经营如此大的柜坊,背后不可能没有靠山。益州府这边,为兄没什么熟人,接下来,就看贤弟你的了。”

    “大哥放心吧,曾应凡还能翻起什么大浪来。”

    “不见得,目前只有胡纳言的证言可以把曾应凡牵涉进来,如果卢兆义自己死扛着,不管是邛州纵火还是刺杀咱们的事,曾应凡都有可能摆脱干系。”

    “大哥,你的意思是说,让小弟去益州府走走?”

    “不错,拉拉益州府的关系,无论如何,要让卢光义如实招供,最好把卫忠贤这个人也找出来。野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呐!”

    “大哥放心吧,这事包在小弟身上,哈哈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