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xxw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52章 在下杨继盛
    曹大章拖着唐毅,跑到了船头,唐毅不由得抬头望去,只见对面一个衣着奢华的贵公子傲然站立,颇有玉树临风之姿,潇洒帅气,身边有几十名甲士护卫,雄赳赳不可一世,相比起来,自己这边就寒酸多了。

    “咳咳,徐公子别来无恙啊!”唐毅微微含笑道。

    对面的贵公子正在得意,一众江南的举子竟然都对不上自己的对联,简直就是一群饭桶草包,什么文贵武贱,都是狗屁,那就是没遇上我徐公子,不然早就完蛋了。

    正得意的徐邦阳猛然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由得转身看去。

    “啊!”

    一见是唐毅,吓得徐邦阳手一哆嗦,扇子落在了甲板上,他都顾不得捡,心里头只剩下一个念头:完了,完了,怎么是他!

    要说徐邦阳还有怕的人,非唐毅莫属,这家伙抓住自己一招之错,不光抢走了自己名下的产业,还把漕帮彻底得罪死,江南的漕帮甚至都出了江湖追杀令,他徐大公子的脑袋足足值五万两银子。

    徐邦阳被老爹发配到了金山寺闭门读书,结果又有刺客去找麻烦,险死还生,徐鹏举无奈,只好以探亲为名,派徐邦阳北上,去拜会亲戚。

    刚出来的时候徐邦阳还算老实,可是到了山东地界,他觉得没有什么事了,就跳了出来,拿几个举子取乐,哪知道又踢到了铁板。

    “唐毅,你不是没有功名吗?”徐邦阳气急败坏道。

    唐毅呵呵一笑,“我是没有功名,可我爹有啊,儿子送爹考科举,有什么稀奇的。倒是你徐大公子,不在金山寺念经读书,盼着白娘子救你,又跑出来干嘛?”

    刚刚大家伙都被徐邦阳给气得够呛,见唐毅如此奚落他。顿时都跟着大笑起来。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唐毅正好戳到了他的痛处,徐邦阳小脸涨得通红,愤怒地指着唐毅。怒道:“哼,尖酸刻薄,你算得什么君子?”

    “对君子有君子手段,对小人有小人手段,徐公子。你信不信我站在船头高喊两嗓子,保证有人跳出来陪你玩,一路上都不会寂寞!”

    扑通,吓得徐邦阳两腿一软,险些摔倒。虽然北方漕帮没有发追杀令,但是天下漕帮是一家,他为了安全,船上都挂着千户的牌子,不敢打出魏国公府的旗号。要是让人知道他徐公子在这里,就算为了五万两银子。铤而走险的也不在少数。

    徐邦阳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怎么就出门不看黄历,撞上唐毅这个瘟神!他眼珠转了转,突然喊道:“唐毅,我认栽了,看在你的面子上,可以让你们先走,至于对子,你们慢慢想,有了答案再告诉我!”

    徐邦阳也够狡猾的。还想用对子找补面子,打个一比一,也不算失败。唐毅哪里会让他如愿,朗声笑道:“徐公子。莫非金山苦读,你的学问真的上来了?出了什么对子,只管放马过来!”

    是你主动问的,徐邦阳狞笑道:“你听着,上联是二舟并行,橹速不如帆快。”

    唐毅眨了眨眼。突然笑道:“就这个?我还当什么高明的玩意呢!”

    “别斗嘴斗牙的,有本事你说啊!”徐邦阳的确够聪明,福至心灵才想到了这么一个对子,他自觉没谁能答得上来,就算唐毅也是一样。

    “呵呵,徐公子,哪里用我对下联,其实早有人对上了。”

    “哦?”徐邦阳提高了声调,“在哪里?”

    “你听啊!”唐毅随手指了指后面,有一艘不大的船上,正飘出悠扬的琴音,穿林过石,妙不可言。

    曹大章他们微微一愣,其实这个琴声早就有了,大家只当是道路被赌,人家解闷用的,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奥妙不成?

    “行之,你快说说,下联是什么?”

    唐毅微微一笑:“这还不简单,八音齐鸣,笛清怎比箫和!”

    众人眼前骤然一亮,不由得抚掌大笑,这里面也含着两个人名,狄青是北宋的武将,萧何是西汉的丞相,正好和上联反过来。

    “哈哈哈,武不如文,武不如文啊!”江一麟带头大笑,徐邦阳的小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气得一甩袖子,就往船舱落荒而逃。

    “慢着!”唐毅突然厉声说道:“徐公子,在下虽然对了你的对子,可是也颇感无聊。不管是文还是武,都是国之栋梁,譬如卢镗卢将军,俞大猷俞将军,汤克宽汤将军,他们都在和倭寇殊死搏杀,报东南安宁。一颗忠心堪比日月,百年之后,史笔流芳,虽然进士文官,未必能比得上。至于你徐公子,顶着武将的家门,说到底上不得战马,拉不开弓弦,胸中无有战策一条,手下未斩一个敌兵。你也配代表武将,真是让人可发一笑!”

    “你!”徐邦阳铁青的小脸都没了人色,牙齿咬碎,眼前金星乱冒,突然直挺挺倒下去了。吓得护卫都变了颜色,慌忙跑过来抢救。

    眼看他们乱成了一团,唐毅的船只潇潇洒洒向北开动。船上的士子们只觉得太解气了,光听说诸葛亮骂死过王朗,今天竟然看到了活生生的例子,没想到唐慎厉害,他的儿子更是厉害,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倒是庞远想得多一些,忙问道:“唐贤侄,可别把人气坏了啊?”

    江一麟没心没肺笑道:“气死了也活该!”

    唐毅倒是无所谓,说道:“多虑了,那种人才舍不得死呢,不过是免得尴尬装得而已。”众人一听,这才点头大笑。

    船只继续北上,由于耽搁了一点时间,到了码头的时候,已经晚了,大家肚子咕咕乱叫,少不得只能吃点干粮垫垫了。

    倒是徐三走过来,笑道:“诸位老爷,岸上已经准备好了酒饭,请诸位老爷上岸吧!”

    大家带着惊喜的心情,踏着跳板来到岸上,果然没走几步就有一处酒家,从里面飘出阵阵香气,引得口水长流。走进去一看,果然十几道各样菜式摆满了桌子,还有伙计不停送上来。

    赵闻一见,忍不住大笑道:“看来跟着子诚兄就对了,别客气了,赶快吃吧!”

    大家伙路途疲惫,顾不得斯文,甩开腮帮子,一顿猛吃。倒是唐毅慢条斯理,还把徐三叫了过来。

    “沿途都预先准备了?”

    “嗯,怕老爷吃不惯,提前派来江南的厨子掌勺。”

    唐毅笑着点点头,赞叹道:“雷七说你做事严谨,我还不信,谁成想毛头小子变了这么多!”

    徐三不好意思地笑笑,“吃一堑长一智吗!”

    “嗯,大小伙子也不能总干跑腿的活儿,好好想想,往后要做什么,跟着我说一声。”

    “哎,多谢少爷!”徐三可知道唐毅从来不说假话,这才一年多的时间,多少人都飞黄腾达了,唐毅的承诺简直就是金字招牌,徐三激动无比,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好好办事,把少爷伺候好了,什么都不愁!

    众人酒足饭饱,正要去休息,突然帘子一挑,从外面走进三个人,为首的主人,后面两个小书童,其中一个捧着琴,另一个拿着宝剑。伙计急忙跑过来,歉意地说道:“客爷,小店要打烊了,不招待外人,您看……”

    “无妨。”来人微微一笑,说道:“我是来拜会朋友的。”

    小伙计一听,急忙闪开,这个人几步走到了众人的面前,突然抱拳拱手,问道:“哪位是沙洲大捷的唐大人,在下想请求一见!”

    唐慎正靠着椅子剔牙,一听要见自己,慌忙站起,抱拳说道:“不敢,在下就是唐慎,请问先生是?”

    来人笑着打量了一下唐慎,介绍道:“在下杨继盛,草字仲芳,号椒山,忝居刑部员外郎之职,此次调任京城为官。在半路上看了一场精彩的比试,好奇之下,一打听才知道是唐大人北上,故此冒昧叨扰,还请唐大人见谅。”

    唐慎倒是无所谓,只是听说人家是官场前辈,又主动来访,急忙热情招待,让厨房重新安排酒菜。

    只是坐在旁边的唐毅听在耳朵里,却不由得打了一道闪电,震得他七荤八素,手脚颤抖。

    杨继盛,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就是杨继盛啊!

    说起来唐毅知道的人物不算多,可杨继盛绝对是其中之一,这位剽悍的老兄上书弹劾严嵩,一腔热血铸就神剑,一副铁骨扛起道义江山。遭受严刑拷打,肉裂筋断,竟然自行割下腐肉三斤,断筋二条,在监狱之中存活三年之久。

    正是他的坚持,才让严嵩一党在道义上彻底破产,直接走向了败亡。唐毅默默盘算着时间,嘉靖三十一年末,正是杨继盛北上的时候,再过一个多月,他就会毅然上书。

    唐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和创造历史的人物距离如此之近,这种震撼比起和唐顺之等人接触,都要来的强烈无数倍!

    他默默的观察,杨继盛是个很和蔼的人,他是嘉靖二十六年的进士,和张居正同一科,而且两人只相差了四名而已,同为天之骄子,深受徐阶的爱护,又因为弹劾仇鸾,而名声大震,简在帝心。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会促使这个前程远大的中年人做扑火的飞蛾,唐毅实在是想不通。

    他想不通,倒是杨继盛注意到了他,笑眯眯说道:“唐行之对吧?荆川先生对你可是寄予厚望,杨某想要考校考校,你可愿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