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xxw > 网游小说 > 异界的艾泽拉斯 > 第一百零二章 我不是来旁听的(上)
    离去前,千针石林下雨了,像是在欢送夏恩。干涸的大地贪婪地展开嘴唇,雨水刚落到地上就被土地吸去。石林两侧岩壁上,许多动物探出头,努力地伸长脖子在大雨中饱饮一番。

    石堡内,传送门正在架设。

    “那只女暗夜怎么处理,打包带回去吗?”发问的人当然是希尔瓦娜斯,她很不喜欢女祭司,超越了种族观点的不喜欢。因为夏恩看珊蒂斯-羽月的眼神不像看是在看一般俘虏,而是发现一件稀奇物品的眼神。

    珊蒂斯-羽月,在夏恩看来纯净的信仰值得探究一番,可每次要深入女暗夜的精神,他的额头就像被人手指弹过,精神的触手给赶回自己脑中。

    “带回去是一个麻烦,我们走了就释放她”夏恩三省后做出的决定。女暗夜被一个很强大的存在保护着,他连那存在的影子都看不到。

    卡利姆多大陆,他留下了两颗棋子:霍金斯-炎鹰,掌管贫瘠之地哨岗,作为日后与牛头人贸易的基地,以及夏恩在投射卡利姆多力量的触手。半只战斗组帮他防御和管理地精。离去前,他们最后一次魔法传信,炎鹰说:“金矿与哨岗雇佣牛头人帮助防御,放心,我一定遵守防御原则,任何事物都休想引我出要塞。但是我的法师塔,什么时候建立”

    “等我回去把黄金融了,就给你建立法师塔”夏恩回道。

    关闭了通讯,希尔瓦娜斯悄悄和他说:“你要帮阿纳斯塔里安国王发行金币吗?”微笑表达了女精灵的真实想法:我们又给王庭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

    “那怎么可能,我是议会的成员,做不出损害精灵利益的事情。我最多帮洛丹伦王国发行一些金币。”夏恩是摸着良心说话的。

    奎尔萨拉斯金币上印的是历代逐日者的头像,不了解的人以为发金币的是国王,真实情况是铸币权捏在议会手上与王庭的神权加军权形成微妙的平衡。

    第二个棋子是萨鲁分,追随者中的潜行者,他随牛头人从千针石林返回哨岗,任务是往夏恩指点的卡利姆多深处探索。绘制地图,寻找一处土元素生物聚集的洞穴。就是前世记忆里瑟莱德丝公主的地域,推演半人马血脉看到的那只神性生物,她的神性夏恩志在必得。

    石头屋子外。近卫队长萨拉雷斯走来。

    “大师”

    “过来吧”夏恩说道“传送门搭建好了吗?”

    “是的,请大师为它充能,撤退顺序是水晶塔最先通过,后面按战斗组番号依次撤离,哈杜伦指挥官最后返回。暗夜俘虏已经打晕关在小石屋里。等我们走后,她们的同伴会找到她们。”

    哈杜伦安排得很稳妥,夏恩拉住希尔瓦娜斯,最后看一眼卡利姆多,打开传送门跨越进去。就像是穿过一道门帘到了他的法师塔。

    熟悉的景色,熟悉的全空气,夏恩忍不住深深吸口气。

    “欢迎归来,夏恩首席”索兰莉安半低头。

    “欢迎回来导师,欢迎回来希尔瓦娜斯女士”两名学徒乖巧地行礼,她俩的个子高了一点。身体在渐渐长开。

    “夏恩首席”索兰莉安上前半步说道:“热水,衣物,酒水等物质准备完毕,随时可以使用。”

    “你做得好,等赤阳卫队正式结束任务再庆祝。”

    军队依次穿过传送门,五块水晶塔存放在地下一层。他们即使全部撤退完毕,关上了传送门,任务不算结束。赤阳卫队还必须全体穿过军营大门回到里面,再把军旗升起,才算完成战斗任务。解除战时状态。

    宣布庆祝的一刻,离白塔不远处的军营里,传来震天动地的欢呼,以及“为了非正规游侠部队干杯”的口号。他们果然记住了希尔瓦娜斯给取的外号。无压力地给自己用上。酒水与美食,商人们一车车拉入军营,全部出自夏恩的荷包,勉去哈杜伦被海吃胡喝到破产的可能。

    夏恩并不会与游侠们一起庆祝,他觉得自己在场的话,会影响他们的气氛。希尔瓦娜斯同样不会去。她在场,游侠们会像绅士一样正襟危坐。哈杜伦-明翼成功了一半,赤阳卫队的气质向他的理想靠拢。

    “为了我们的大师,干杯”第二个口号传来。

    希尔瓦娜斯轻轻靠上夏恩肩膀,与他一起欣赏游侠庆祝的场景,夏恩伸手搂住女精灵纤细结实的腰,自然地挨在一起。他俩在红阳白塔顶端看下,游侠们给傀儡也披上了赤阳战袍,哈杜伦站在傀儡头顶,大缸子葡萄酒仰头灌输,漏出的一点点红色液体,顺着他的嘴角流到脖子里。

    “太舒服了,现在开始第三杯,为我们死去的战友干杯。”不是所有人符合复活标准,完全死去的战友,将送回家乡安葬。游侠们沉默地喝完这一杯,悲情时光只有一刻,“第四杯为所有活着的人,干杯”大口喝完,他们接着自由痛饮,享受美食。

    看到他们宣泄感情,夏恩想到自己不在了,聚在他麾下的人都会四散,甚至被暗处的敌人清算。哎~成为大师的时间起,不可能再安静地研究奥术,他被拖入另一种战场。

    “希尔瓦娜斯”他说道,身边有一个倾述的人实在太好了。

    “恩?”

    “银月城就是一只大染缸,不管你愿不愿意,进去了就得染上它的颜色。”

    “你在想什么?给议会找麻烦吗?”女精灵在聆听。

    “我在想议会们知道我回来了会有什么行动,他们非常不愿意看到我们再一起。”

    希尔瓦娜斯才不在乎:“我们在不在一起需要他们同意么?”

    “也是”夏恩雅然一笑,他一样不会在意议会的态度,在他们眼里新晋的自己才是破坏平衡的大麻烦。

    可以不在乎,但不能不重视。他和希尔瓦娜斯代表了两大姓氏下一代政治态度,不能像为人类效力的精灵那样脱离自己的族群,不光有自己珍视的人在奎尔萨拉斯,理想、事业、责任都在这里,结合成家庭需考虑的后果太多。黎明之刃与风行者合流,多少人寝食难安。

    “议会那些人现在一定在想”希尔瓦娜斯露出料敌先机的表情:“黎明之刃对你没有控制力,风行者的立场影响不到我,我堂堂议会还能有什么段,大家动脑经一起想想。”

    “大概就是把我们分隔开,一个人留在银月城,一个人打发得远远地。毕竟风行者与黎明之刃需要为整个族群的繁荣尽责。”夏恩接到:“但我成为议会成员,不是来旁听的。”

    “反击吗?”

    “我什么都不用做,安心发展红阳白塔,他们要不了多久会请你回到原职位,而我则会被委以重任,绑在银月城,家族与社会的压力络绎不绝而来。”

    女精灵斩钉截铁“不可能成功”

    “我同意,最有利的反击就是发展,当他们意识到的时候,我想他们已经无法阻止你我了。”夏恩很自信,希尔瓦娜斯同样自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