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xxw > 科幻小说 > 盛宠商女毒后 > 第五十一章 初见本家当家
    奉安安没有听明白奉长赢再说什么,全当是她对自己的赞美了,于是便用那大红的袖子捂住了自己的脸笑着说话:“你这土包子也算有眼色,你跟着本小姐,本小姐会给你好处的。将来本小姐当了王妃,也定给你指一户好人家。”

    奉长赢倒是有些无奈,她已经习惯了这些同血脉的姐妹们一个两个而是如此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没有一丝姐妹亲情的模样,所以也不会生气,便是点了点头,敷衍了过去:“那就先谢谢姐姐了,我先跟着宁管事到前面侯着。”

    “去吧、去吧。”奉安安摆了摆手,就像是在赶苍蝇一般,不过她觉得刚才奉长赢赞美了自己,她也不那么生气了,“我就不回去换衣服了,就这个吧。”

    “是,小姐……”那个丫鬟就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总算是放下了心来。

    奉长赢不想理会奉安安了,她就知道这些女人和奉若琴,奉雪兰都是一个德行,三分颜色开染坊的类型,所以她才不会再自己惹麻烦上身了。

    宁管事是外宅的管事,虽然鸿雅阁是族长的地方,但是外管事一般是进不去的,所以在靠近了长廊的时候,宁管事就离开了,看着那虽然笔直,却长长的无人走廊,奉长赢顿时觉得自己就像是走在历史的轨道上一般,那种感觉……

    “请问……姐姐你可以走快一点吗?”

    突然身后传来了小女孩的说话声,奉长赢顿时回过神来,然后就看到了一个仅到自己胸口位置的小女孩,粉嫩嫩的模样,还梳着孩子式样的发髻,一身淡粉的小裙子,那模样实在是可爱得想让人咬一口!

    “姐姐,族长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如果我们迟到了,可是会被责骂的。”小女孩歪了歪脑袋,可是却也没有越过奉长赢走过去,因为这样是很没有礼貌的事情,小女孩年纪虽然很小,不过显然是被那些封建礼教教育得很好。

    “你就是青依吧?”奉长赢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小女孩的身份,因为比起奉安安,这个奉青依明显有奉家女儿的特征,一双漂亮的杏眸,湿漉漉的就像是小鹿的眼睛,姣好的面容,以及那种优雅的气质。

    奉青依点了点头,却用带着稚气和婴儿肥的模样说话:“是,我是青依,但是姐姐,现在绝对不是姐妹相认的时候。族长应该已经到了。”

    奉长赢知道这的确不是什么相认的时候了,于是便点了点头,转过身去走在前面,只是没有忘记自我介绍:“我是汐云镇的奉长赢。”

    身后的脚步声略微迟疑,可是很快也就跟了上来,奉长赢没有回头,不过她却也发出现了刚才奉青依听到自己的名字以后居然露出了这样的迟疑,实在是太可疑了!

    两个嬷嬷站在正堂的门外,在奉长赢和奉青依走到门口的时候,她们才撩开了那沉重的挡风门帘。

    房子里暖意一下子就扑面而来,不畏惧寒冷的奉长赢微微皱了皱眉头,觉得屋子里的空气非常闷热,可是她还是神色平静,抬步就走了进去,而奉青依跟随着她也进了门。

    正堂正座之上坐着一个男人,大概五十岁出头了,一身深墨绿色的宽袖大袍,里着则是即使层层叠叠也看不分明的黑衣,容貌端正,剑眉飞扬,甚至还有一种迫人的气势,倒是颇有一族之长的风范,只是……

    男人的身边站着一个穿着暴露并且不合时宜,眉眼处还涂着鲜红色眼影的年轻女子,女子还搂着男人的手臂,那波涛汹涌的模样怎么看都是公开挑逗了。

    在男子下座左右两边都坐着一个女子,左边的那一位女子已经是徐娘半老,但是风韵犹存,眉目间依旧可以让人知道她年轻的时候是何等的倾国倾城,她梳着端庄的随云髻,发髻上都是翠玉的发饰,身上穿着的藤青曳罗翡色长裙,看上去倒是和正座上的男子很是般配。

    至于男子下座右边的那个女子则是一个梳着风骚的堕马髻,穿着累珠叠纱霞茜裙,身上珠光宝气,直逼那还没有进来的奉安安,只是这个女子大概已经三十多岁了,一双丹凤眼总是往上挑,或许是日子过得不顺心,所以翻白眼都成了自然而然的小动作了,因此这个女子怎么看都比不过左边的那位。

    一个在一边站着的老嬷嬷驼着背走了过来,她已经白发苍苍,显然是这奉府的老人了,她走出来朝着奉长赢和奉青依看了一眼,然后俯首算是行礼了:“两位小姐,老奴是郭嬷嬷。容老奴介绍一下。这正座上的是奉家的族长奉和畅老爷,左边的这位是大夫人段氏,右边的这位是二夫人严氏……”

    “那么上面那位呢?”奉安安一边说着话,一边从自家丫鬟撩起垂帘的地方走了进来,她在外面似乎听到了郭嬷嬷的话,所以直接就是趾气高昂的走了进来,朝着正座上的奉和畅就俯身施了一礼:“我是露白城的奉安安,给族长请安。”

    行了礼以后,奉安安也没有等奉和畅说话,直接就站了起来,看着那搂着奉和畅手臂的女子说话:“这位……是三夫人吗?”

    奉安安或许就是来演绎白目和欠揍的高手一角的,她的话一出口,奉和畅和大夫人段氏暂时没有什么反应,可是二夫人严氏又是一翻白眼,冷笑着说话:“这丫头的眼睛真好,居然看到了那个妖精……”

    那个一直纠缠着奉和畅的年轻女子一挑眉,然后便放开了奉和畅,然后一手插腰,一手指着严氏,好不客气的回话:“你这女人睁大眼睛看看,我这样永远青春常驻,永远美貌动人,永远身材火辣的女人的确是妖精,而你这样又老又丑还死活赖着的女人叫做妖孽!”

    “你……”

    严氏正要暴起,却听到了段氏轻咳了一声:“妹妹,何必和一个器灵过不去呢?”

    “你看不到你自然过得去,那小妖精可是……”

    “够了!”奉和畅拍了拍身下椅子的俯首,不耐烦的说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难得共聚一堂,还有小辈在呢,你们吵什么?”说着,他看向了那个轻而易举就挑起了女人们唇枪舌战的奉安安,“露白城奉家旁支的女儿啊……倒是有些本事,居然可以看到我身边的器灵。她是红柳,是我的随身兵器所化。能够看到她,至少也是灵者五阶以上了吧。”

    “族长好厉害啊。”奉安安笑嘻嘻的点了点头,“安安虽然只有十五岁,可是已经灵者七阶了。”

    “灵者七阶,很不错。”奉和畅没有介意刚才奉安安的无礼,而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奉长赢和奉青依,“都是第一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吧。”

    奉长赢上前了一步,朝着奉和畅行了一礼:“汐云镇奉家嫡女奉长赢,给族长请安。给大夫人请安,给二夫人请安。”

    一直没有正眼看一下堂下的段氏因为奉长赢的话而看向了她,然后忍不住微微点头:“汐云镇……是奉文山的嫡女啊,当真与你的母亲长得极像。”

    奉和畅虽然神色平静,可是眸子里却掠过了一抹他人难以察觉的诡异神色,不过他很快也就掩饰了下来:“的确也是和很好的孩子。”

    “平项县奉青依给族长请安。”奉青依也走了出来,和奉长赢一般一一行礼,“给大夫人请安,给二夫人请安。”

    “平项县……那可是一个穷苦落后的地方啊,难怪你长得那么瘦小。”奉安安也没有等奉和畅便开口说话了。

    奉青依也没有生气,只是轻轻的说了那么一句:“青依我今年十岁,灵者九阶巅峰……”

    奉长赢忍不住便笑了起来,她抬眸看向了在场众人,除了奉安安以外,就连郭嬷嬷都笑了起来,毕竟奉安安那般趾气高昂的,却因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吃瘪了,怎么可以让人不发笑?

    “时辰也差不多了……”奉和畅开口打破了那尴尬的气氛,“郭嬷嬷,让人去问问没来的人到底什么时候才来。”

    “是,老奴这就去。”郭嬷嬷应了声,正要往门口走的时候,便看到垂帘被撩开了,她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声,然后退到一旁去了。

    进来的人到没有奉安安那般先声夺人,但是那气势却绝对要比奉安安高贵多了,高贵得……连跟在她身后的奉若琴怎么看都像个丫鬟。

    “向梦给族长请安,给大夫人,给二夫人请安。”奉向梦微微福身施礼,然后微笑着侧了侧身,让出了身后的奉若琴,“这位是来自梅希村的奉若琴妹妹,她昨天就到了,跟着我住在栖凤院里,今天也特别前来给族长请安。”

    奉若琴也看到了奉长赢在场,可是她知道现在不是想其他事情的时候,所以连忙上前行礼:“给族长请安,给大夫人请安,给二夫人请安。”

    郭嬷嬷看了一下在场的人,然后便开口说话了:“老爷,夫人们,人都到齐了。最早到达的是青依小姐,然后就是安安小姐,这两位都是老奴亲自接待的。向梦小姐和若琴小姐都是刘嬷嬷接待的,这位长赢小姐是宁管事接待的,是最后一位达到的小姐了。其他旁支府里的小姐都没有按时到达。”

    奉和畅微微点了点头:“时间比较短,所以应该有很多人没有办法按时到达。长赢这孩子也是辛苦了,汐云镇可是很远的呢。那么今天大家都见过面了,就先去休息三天,三天以后再公布细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