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xxw > 科幻小说 > 盛宠商女毒后 > 第五十九章 等奉家倒霉的人
    “是老主人的标志……”木黎香伸着小爪子指着树干上的图案说话,小眼睛里似乎还带有几分迷离的神色,仿佛她看到了许久以前凌德子那无比的辉煌,“那是炼狱之约,曾经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图案。”

    “炼狱之约,真是一个很威风的名字啊。”奉长赢靠近了在那图案附近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为什么这里会有师傅的标志?”

    木黎香也疑惑的环视了一下四周:“其实我跟随老主人的时间并不长,所以对于老主人以前的地方不熟悉,这里或许是老主人以前曾经居住过得地方,因为老主人总会把炼狱之约刻在他的地方来警示别人不要随意靠近的。不过这里……应该还是在你的测试空间之中。没有想到那个乌长老居然制作出这么大的空间啊……”

    “更让我没有想到的原来奉安安会那样嚣张和有持无恐是因为她有乌长老这样的靠山……”奉长赢一边说着,一边围着这棵大树饶了一圈,除了树干上有那个图案以外,这里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木黎香也觉得奇怪,如果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现,那么就只可以说凌德子曾经在这里生活过,所以留下了这个标志罢了。

    “这图案其实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奉长赢多看了一眼树干上的花纹,随手就从空间手镯里拿出了那本炼毒笔记,再一次对比这两个炼狱之约的图案,这一次有了对比物,她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这标志上的火焰纹路不一样,这树干上的火焰明显要大一点。”

    “或者是老主人画的问题,你也知道……他很随性。”木黎香并没有什么吃惊,在它的记忆之中,凌德子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人,随性到嚣张,但是要比其他的人类简单许多。

    “火元素……寻找火元素!”

    奉长赢猛地惊醒,便记起了当日在绝谷之中,凌德子看到她一身冰寒之气以后就说,一个强大的毒师自然需要有冰元素之力,才可以制造出最可怕最易控制的毒物,但是也只有拥有火元素,才能够提炼出最精纯的毒液!

    “那代表火元素的图案有一些不一样,这里的显然是大一些,更张扬一些,是不是代表了这里有火元素?”奉长赢的杏眸里闪动着亮晶晶的光芒,其实作为一个强大的S级战者,一些时候直觉和运气,所以……

    “火元素?”木黎香扬起了小脑袋很努力的感应了一下,“这里是一个被控制的空间,就算本来有什么火元素我们也是感应不到的,除非你找到了那东西的确切位置。可是元素……怎么会有什么确切位置,除非有火元素之灵……就是那种火焰结晶啦。不过这样的东西一般都在地底下,你要刨土吗?”

    木黎香也是那种有些毒舌的嫁祸,奉长赢也不介意它开玩笑一般的建议,反而觉得它的提议不错:“那么我就来刨土吧!”

    奉长赢单膝跪了下来,右手贴到了地面上去,然后脚下就出现了一个直径到达三米,代表灵王二阶的蓝色法阵,法阵之中赫然是漂亮的冰花图案,那是罕见的冰元素掌控者的标志。

    法阵的灵光扩散,地面迅速结冰,冰寒之气往地底下侵蚀而去,若是有他人在场,必定为她灵力磅礴以及寒气的侵蚀速度而吃惊!

    “找到了!”奉长赢顿时兴奋的喊了一声,然后右手抬起,大地随之震动不已……

    ******

    奉家要挑选一个女儿出来嫁给麟浔王,这一件事在金焱城里不是什么秘密,也不是什么新闻,只是既然真正挑选测试已经开始了,自然就有一些人过来凑个热闹。

    奉和畅在花厅设了宴,亲自找到了金焱城的一些贵人们,不过他倒是一个很小心的人,绝对不会轻易让任何人深入奉府。

    “还是只是这花厅……”一个容貌妩媚,穿着无比华贵的中年夫人捏着嗓子,却用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和身边的另一个贵妇说话,“奉府多年以来都只是在花厅里招待客人,那么大的地方也不换一下。你看看这装修……都上十年了居然也不改一改。若不是的身在金焱城,我还以为我在什么乡下里呢!”

    “就是,听说奉家向来都是超级吝啬的,把旁支女儿想尽办法嫁到皇室去,还是那个什么废材王爷,就是想要省下一笔嫁妆吧。这商人……就是上不了台面。”另一个贵妇也是附和着。

    大夫人段氏轻轻在心里叹气,她在金焱城贵族的交际圈之中多年,岂会不知道这里的人就是依靠相互攀比来度日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比的莫过于面子,面子好看了,就什么都好,只是谁也不会让谁面子好看,即使奉家族长奉和畅是灵王三阶的实力,这里的人那张嘴巴和眼睛都不会去顾忌。

    “这说的是什么话?”二夫人严氏向来是一个沉不住气的人,她一身珠光宝气,几乎是将自己拿得出手的头面都戴了上去了,此时此刻可是无比招摇的走进了贵妇堆之中,“我们奉府这花厅哪一样不是价值连城的古董?若总是弄新的,不就是失去了古董的意义?再说了……我记得柳夫人你年初的时候就是嫁了一个女儿吧,还是嫡女呢。给出去的嫁妆都不到一千两银子,也亏你们的亲家也愿意……啊,不对!一定是你们亲家觉得你的女儿也就值那么多,还给你们的彩礼肯定也是很少的。这么一下子平衡了,大概心里也是没有怨气的。只可怜了那位嫡小姐……夫家日子是不是和夫人你的日子一样不好过?”

    那位柳夫人就是第一个开口的贵妇,她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极为难看,她瞪着严氏,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话来:“区区的姨娘,居然敢在本夫人面前胡言论语?”

    “哎呀?姨娘又如何?”看到柳夫人生气,严氏更是笑得欢快,“在这奉府里人人都容得下我,称我为二夫人。而且我进门以后可是把老爷的心抓得紧紧的,下面可没有什么妹妹进门了。不像柳夫人那么有福气,半个月前又添了新妹妹吧?好像是一个十一岁的丫头啊……这样下去等到柳夫人过几年再出来,那些妹妹或许就得给你磕头,错唤你一声祖奶奶了。”

    柳夫人气得满脸通红,可是却也找不到什么话反驳,柳家也是名门望族,柳老爷也是朝中高官,可是就是好女色,而且是女孩,府中姬妾一个比一个年幼,半个月以前带进来更是一个比么女还小许多的丫头,让她这个正室早就被人取笑人老珠黄了,所以……

    “姨娘就是姨娘,正室就是正室,岂容得你在这里叫嚣?”和柳夫人一起的那个贵妇开口了。

    “姜夫人说的是,我就不说了,谁人不知道姜夫人是灵师七阶的实力啊,一出手就将家中妾侍打成了重伤,如此善妒……能不被休也是让人佩服姜老爷的容忍能力。”严氏也是见好就收,笑嘻嘻的就走开了,留下了那两个贵妇在原地气得跳脚。

    看到严氏走了过来,还给自己挑了挑眉使眼色,段氏就无奈的轻笑:“你啊,就不能不管她们吗?”

    “我可容不下那些三姑六婆在我的家里胡说八道!”严氏虽然称不上和段氏有多么好感情,多么融洽,可是在统一对外的情况之下绝对是盟友,“对了,听说今天皇室也有人过来,有帖子来了吗?我都没有看到谁呢。”

    “没有帖子,皇室的人本来也是如此。”段氏心里也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因为他们奉家是要把挑选出来的女儿嫁给皇室,所以皇室若是私下来人不事先通知也完全是符合礼法的,如果是正式前来,这一群三姑六婆的肯定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大夫人!二夫人!”一个下人就在这个时候匆匆走了过来,朝她鞠了一躬说话,“乌长老那边刚才传来了消息,说测试空间似乎出了问题,而且……”

    看到下人有些支吾,段氏和严氏对视一眼,心里就明白这里面空间肯定有什么是有什么很严重的问题了,而且那绝对不是在外人面前可以说的,毕竟这个下人跑过来的时候,那些在场的客人都往这边看过来了,甚至在远处招呼客人的奉和畅都给她们这边投来了眼神示意!

    奉和畅身边的那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他现在不能走开,所以……

    “我过去看看,妹妹你留下和老爷把这里控制好。”

    “好,没问题。”严氏微微一笑,她不在乎什么测试,毕竟那也不是她的女儿,所以她只是很随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开了。

    段氏跟着那个下人匆匆离开了花厅,前往了设置了测试空间的偏院去了,那里占比很大,乍看之下就是一处什么都没有的院落,角落处就有一座二层的房子,其他的地方甚至还不如寻常的客院来得好看。

    但是段氏清楚……这里是奉乌仕设计的特别地方,这里有复杂的空间乱流,也是常用作为家族测试的地方。

    “乌长老。”段氏一踏进院落,就看到了那一身黑衣,独自站在院子中央,看着面前那漂浮在半空之中,弥漫着黑色雾气和红色火焰的水晶球,这就是那测试空间储存水晶。

    奉乌仕侧过脸来看了一眼段氏,然后微微点头示意:“花厅那边如何?是不是又来了一群要看我们奉家倒霉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