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xxw > 科幻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 > 第一百零三章 张的一样
    那女老板一回店,我便问富贵说:“那女的是谁?199元的帽子,卖给你三十。

    富贵有些得意的说:“以前在红花路,对我很好的一个大姐。

    我撇着嘴:“红花路大姐,呵呵,是个小姐吧!

    富贵说:“小姐怎么了,不偷不抢凭本事挣钱。

    我见富贵脸色有些难看,也没好意思接话。

    我把帽子戴在头上说:“好看不,钻头?

    富贵显然还在生我的气说:“韩叔,我知道你从心里看不起她,但是你不要忘了你也坐过牢。

    我冷冷地说:“富贵,你TMD什么意思?竟为了一个逼小姐,和老子这样说话?

    富贵说:“我没意思?你天天说你看惯邢睿,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那你从心里问过自己没,你是不是也是那种人?

    我说:“富贵,我就问了那女人一句,是不是小姐……能怎么迪?

    富贵涨红双颊说:“她是小姐,但是她对我好,我不准这样说她?

    我说:“富贵,你TMD想找事是不是。

    那是我第一次见富贵生气,他说:“我不想找事,你下句话是不是要赶我滚?,…,

    富贵把我呛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短暂沉默我盯着他的脸说:“你知道我脾的,我还没有蠢到,因为几句话赶你滚。

    :“富贵你是不是太敏感了,我TMD就随便说了那女的一句,你这么护着她。

    富强这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富贵。

    他显然没有搞懂怎么回事。

    他吐出一个山楂籽憨憨地说:“韩叔,那女的张的不好看,你们争什么啊!我乐了,富贵见我笑了软了下来说:

    “韩叔,你别和我一般见识,我这人就是这样。以前对我好的人,只要别人说她一句,我就难受。

    我有气不顺地说:“你有什么错,是我TMD嘴欠。

    富贵望着我,他眼睛有种晶莹剔透的泪珠再滚动:

    “韩叔,还记得我以前说过,我被传销赶出来,走投无路在红花路推销安全套吗?

    你知道吗?那时候我人生最无助绝望的时候,我TMD连个安全套都卖不出去啊!

    红花路大大小小的美容店,几十家,我去八次被打了四顿,知道为什么吗?

    TMD当地一个混混,连安全套也垄断。那天晚上雨下的特大我背着包,刚进云姐店,那几个混混冲过来,劈头盖脸打了我一顿,把我从云姐店里扔了出来。,…,

    冰冷的雨珠砸在我脸上我哭了,哭的心碎。我不是因为委屈,而是因为那些混混,把我推销的安全套,全TMD抢走了,那可是价值500多元的东西,我感觉天塌了特无助。

    一条街所有人都出来围观,平时她们点头哈腰的让我给她们拉生意,在我最绝望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来帮我,哪怕安慰我一句。

    我靠在墙角,任雨水淋透着衣服。

    云姐跑了过来,撑了把伞把我从雨水中拉了起来。

    那时候我就发誓,如果我有钱了,我一定要报答她。

    后来我象龟公一样拼命的帮云姐拉客,过年的时候保健品代理商,却TMD跑了,欠了我半年的工资一分都没有拿到。

    云姐也不容易,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而且那孩子还有自闭症。

    云姐给我600元钱让我回家,接到这钱的时候我哭了,一路哭着到车站。

    我说:“你现在不是有钱吗?为什么不还她?富贵摇了摇头说:

    “云姐脾气我知道,你给她她也不会要。…,

    我拍了拍富贵的肩膀说:“好了,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我现在郑重向你道歉。,…,

    富贵眨巴眨巴眼说:“我今天也太敏感了,我知道我说话重了。

    我开完笑的说:“得了吧!别说了,搞的跟真情告白似的,把你脸上的马尿擦擦,对了?你怎么还有一个外号叫钻头啊?

    富贵擦了一把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哎,我这人不是瘦吗?驼背,喜欢伸着头走路,在红花路有一回,帮一个小姐出钟,那小姐润滑油用完了,让我帮她去阁楼给她拿按摩油。

    云姐那阁楼黑的一比,当时一个刚来的小姐,正躲在阁楼墙角跟她相好的干私活。

    黑灯瞎火的啥都看不清楚,我般箱子的时候,那男的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啥的动了一下,当时给我吓坏了。脚一滑从箱子上摔了下来,正好摔他们身上。

    从那以后那小姐就把这事,当笑话似的传了出来,我说是钻头,硬往女人裤裆里钻。

    我笑的前俯后仰,蹲在地上半天没有回过劲。

    富贵见我嘲笑他说:“你就可劲笑吧!早知道你这样……我就不该和你说!

    富强显然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他见我笑他也跟着傻笑。,…,

    富贵脸上实在挂不住,搂着我捂住的我嘴。

    正当我们经过一家咖啡店,一座人形青铜像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个有些美国西部牛仔风格的雕塑。

    一个头戴牛仔帽的老头吹萨克斯的雕像,我不经意的望店里扫了一眼,风铃?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心瞬间提到嗓子头,那种感觉惊的瞠目结舌,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激动,我一眼不眨地盯着她。

    那女孩长发披肩,穿着一件咖啡色修身毛衣,她时不时羞涩地用纤细的手指捋动发髻,她那瀑布般的长发顺势而下,犹如一股黑色彩虹。

    她长的太象风铃了,特别是她那张瓜子脸,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玉弯眼。

    我一个箭步拐了进去,富贵和富强也跟着进来。

    一个女服务员拿着一张咖啡单说:“先生。几位?

    我找了一张离她很近的桌子坐了下来,我仔细观察那女孩。

    我操,简直就是TMD一个人,她是风铃吗?

    我能敏锐地感觉到,我在心里问自己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这个梦一直伴随着我的童年,直至她被万爷赶走,一个我无法释怀的梦,就这样硬生生的出现在现实的世界里。,…,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我重重的喘着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失态,但是这一刻我控制不住内心深处的狂喜。

    这感觉来的太快了,快的让我不知所措。

    我竟不敢确定她是人,还是鬼。

    我揉了揉脸,这不是梦,不是鬼魂,是人。

    女服务员一直站在我旁边问我喝什么,我有些反感地接过她手中的咖啡单,说:“你能等一会吗?

    也许我声音有些大,那个张的象风铃地女孩,朝我这边望了一眼,我猛然间感觉,心脏像被一万伏的高压地击打一样。她就是风铃。

    但是我同样也看出来,那女孩眼睛有问题。

    那女孩身边一个男人,不可一世的扫了我一眼,见我目光肆无忌惮地盯着女孩。

    他用一种侵略性的眼神回应我。

    我压低声音用一种不敢确定的语气喊:

    “风铃?那女孩一愣回头望着我,她显然看不清楚我。

    我的心简直就跳到嗓头,如果没有牙齿阻挡的话,我想的我心一定会跳出来,我急切地说:

    “你真是风铃吗,真的是你吗?,…,

    那女孩站起身来,说:“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风铃,我叫陈妮娜?

    我惊的两眼发直,嘴半张着:“什么,你是陈妮娜!你家是不是住在大骨堆殡仪馆家属503的那个陈妮娜?

    那女孩愣了半天说:“是啊!我以前在那住过,你是??

    我说:“我是韩啊!你忘了吗?风铃,,不,,不,陈妮娜我住三楼,已经经常和你去沙子堆玩。

    ;

    ,